季塔纳

i compare u to a kiss from a rose on the grey

偶遇主席,强行合影😂😂😂

生日快乐呀阿水
希望你伤病少,奖杯多,笑容更多
我也很努力在赚钱,想要再去塞维,想要见你呀

一夜惊喜

皮水

ABO

有Mpreg情节

Beta主席和Beta水

大家好,我陈汉三又回来了(。)

久远的前文7



8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某个无所事事的下午,克里斯蒂亚诺给塞尔吉奥打来了电话,经过两句简单的日常寒暄后,他清清嗓子,进入了主题,“SESE,今天结束训练之后,我们召开了一次民主会议,根据民意,现在我代表大家很严肃地向你提出下面的问题,希望你认真回答……”

塞尔吉奥抱着碗吃樱桃,用含糊不清的声音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对方,“我拒绝。”

“请你不要站在大家的对立面。”

“得了吧,就像我没参加过民主茶会话似的。你们讨论出过什么好问题让我去问教练了?”

“你投了一票反对票。我代表所有人投同意票。所以抗议无效。不准再打断我。”

“……我还有人权吗?”

“我猜没有?毕竟你已经搬去巴塞罗那和皮克同居了,并且事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我搬去和谁住又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

“你是我干女儿的爸爸,我当然需要时刻掌握你的行踪,以防你把我的心肝宝贝小甜心磕着碰着了。”

克里斯蒂亚诺大言不惭,而塞尔吉奥觉得他简直没有听过比这更荒唐的话。唯一让他没有立刻挂断电话的理由只能是,杰拉德还没回家,而他已经把这一季的权利的游戏都看完了,实在是无聊到家。

“你和Cesc打一架吧,Geri说他已经答应人家了。等他回巴塞罗那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你和他打一架,别比任意球了,直接肉搏,记得喊我去看现场。”

“……我听出来你真的很无聊了。”

塞尔吉奥哼哼了两声,“所以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就是你们那个民主会议,讨论出什么来了?”

“是这样。”克里斯蒂亚诺煞有其事的清清嗓子,“我们是想问你,你和杰拉德打算什么时候扯证?回马德里扯吗?介于我是你孩子的干爹,我觉得你应该邀请我给你当伴郎。”

彼时塞尔吉奥正把最后一颗樱桃捞进嘴里,他腰酸的厉害,经过不断的尝试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姿势正歪歪扭扭地横在沙发上,闻言被吓了一跳,刚要说话,便猛烈地嗑起来。克里斯蒂亚诺在电话另一头听着令他心惊肉跳的咳嗽声,好不容易有一点缓和下去的架势,他小心翼翼问道,“你还好吗SESE?”

“不太好。”塞尔吉奥喝了一大口水,勉强安抚好了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扯什么证?你在说什么啊?”

“难道你们还没准备结婚?那杰拉德为什么要来打听我们夏休时候的计划?”

这个问题的确值得考虑,但塞尔吉奥下意识逃避,“额,没准他就是想邀请你来巴塞罗那玩。”

“是的。是的。你就装傻吧。”克里斯蒂亚诺翻了个用力到恨不得把眼珠子甩出眼眶的白眼,他太懂塞尔吉奥拉莫斯了,在有关皮克的问题上,这个人十级嘴硬,还一点就着。而他自认为是个成年人,且具有绅士风度,不会给一位孕夫找不痛快。“总之,你得站在我这边,如果有一天你终于打算和杰拉德一起走进婚姻的坟墓,记得把你身边的位置留给我……”

“听起来你像是要和我一起走进去?”

“你给我闭嘴。我给你拍点土把你和杰拉德埋得严实一点你信不信?”

撇开前因后果,幻想中克里斯蒂亚诺扛铁锹的乡土画面还是成功娱乐到了塞尔吉奥,他愉快地笑了起来。但两秒钟之后,他就收敛了笑容,重新沉浸在了最近一直让他烦恼的事情里,他冲克里斯蒂亚诺要求道,“不了。你行行好,把他解决了就行。”

“你们怎么啦?”克里斯蒂亚诺听起来甚是疑惑。在他看来,自从身份升级之后,杰拉德皮克除了爱在INS上用皇马队长休假期里不修边幅的生活照配上一连串爱心轰炸世人之外,基本上是个可靠的好男人了。但你永远不知道拉莫斯和皮克会因为什么事情掐起来,这个世界对他们而言还是有很多可能性的。

显然塞尔吉奥也有很多话想说。但他尚且存在着一丝理智,知道和他的队友讨论自己的感情生活绝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忧虑地摆摆手,“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你知道吧,Geri就是个傻瓜,一如既往。”

您这充满爱意的抱怨可真没有说服力。克里斯蒂亚诺在心里疯狂吐槽。

 

 

塞尔吉奥当然有很多烦恼。落到实处,就比如说他浮肿厉害的脚背,每每看到,便让他忧郁万分。尤其上上一轮联赛,最后关头皮克客串前锋进了一球,虽然模仿摇篮动作并冲到摄像头前毫不顾忌地笑得傻乎乎把进球送给了只能在家看直播的塞尔吉奥,但一想到整个赛季他都不会有机会在射手榜上有所作为赶超此人,塞尔吉奥就恶从胆边生。

于是吃过晚饭之后,塞尔吉奥非说想吃冰激凌,还是家里没有存货的口味。杰拉德出门去买,又拉了一车零食回来,却发现塞尔吉奥并没有在客厅等着。

杰拉德连冰激凌都来不及处理,随便扔在了茶几上,便急急忙忙跑进了卧室,塞尔吉奥侧着身体躺在床上,面上看起来没病没痛。

“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吗?”

“有一点。”

杰拉德闻言背上汗毛竖成一片,他慌慌张张跨到床上来,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只好捧着塞尔吉奥的脸,焦急万分,“哪里不舒服?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叫救护车。”

塞尔吉奥拦住他,把杰拉德的手机丢到一边。

杰拉德简直火烧屁股,“怎么了啊SESE?”

塞尔吉奥看他是真着急,连忙给他顺毛,“我没事。不骗你。”

杰拉德仍旧持怀疑态度,他看起来既想自己动手,给塞尔吉奥来个全身检查,又害怕自己下手太重,火上加油。

结果塞尔吉奥主动捉住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小混账踢你了?”

塞尔吉奥笑出了声,“早上不还是你的心肝宝贝小可爱吗?”

“这没得商量。踢你了就是小混账。等出来了我打他屁股。”

“没有。安静得很。你感觉到了吗?”

杰拉德屏气凝神,全身心投入感受了一番,末了严肃地点点头,“嗯。挺文静的。”

“所以啊……”

塞尔吉奥压低了声音,捉着杰拉德的手,他的体温要高一些,掌心发烫,叫杰拉德的手心也出了汗,呼吸也变重。而下一个动作更是惹得杰拉德差点蹦起来。

塞尔吉奥把手放在了他的小兄弟上。

“SESE,不是……放开手再说话行吗……”

“我不要。”塞尔吉奥听到他的话,一瞬间把原本挂在脸上的温柔羞涩都扔去了室外。他看起来简直气急败坏,“杰拉德皮克,你儿子在我肚子里好好的,但我特别不好,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杰拉德震惊极了。

“那我们俩搞一发,快,我特别想要。”塞尔吉奥眼一闭心一横,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杰拉德面有难色,小心讨好道,“不行啊……”

“不行?你还说你是男人?”

“你讲道理啊拉莫斯,医生说你不能剧烈运动。难道他是只对着我一个人说的吗?”杰拉德委屈地嚷嚷了起来。

“不能剧烈运动,那不要剧烈不就行了吗!我们平和一点地来啊。”

是的,就像我是个机器人,有档位。杰拉德冷漠地想道。所以能有人来拯救我吗?不光在晚上,我要忍受睡着的拉莫斯把手搭在我身上把腿挤在我的两腿之间。如今光天化日之下,我还要忍受他把手放在我的小兄弟上,并邀请我来一发平和一点的床上运动。杰拉德很想把自己打晕,但还是竭力挤出笑容,安抚道,“SESE,周末我们去检查的时候,再问一下医生的意见行吗?”

塞尔吉奥一巴掌糊开了他的笑脸,转过身,留下一个冷漠的浑身写着不高兴不满足的背影。“你去睡客房吧。等医生批准你可以和我躺一张床了,你再花两个月时间考虑清楚你什么时候能当个男人。”

杰拉德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他维持着原先的姿势艰难地跪在床上,同时绝望地发现,在塞尔吉奥不甚温柔地几次亲密接触下,他的小兄弟,此刻正精神抖擞,慢慢抬起了头。

有谁能给我来一棒吗?

他闭上眼睛,痛苦地想道。



TBC


许久不写,越发雷了(。)





没有看镜头😂😂😂
被自己蠢哭了

一想到你呀
就让我快乐

😂😂😂😂😂

偷偷滴拍一张巴塞罗那街头的你水

Tough and tender

皮水


还是Beta主席和Beta水的故事,发生在他们俩只是纯洁(。)PY的时期

我原本是想开辆小跑车,后来发现只能是小三轮,最后居然开始走心了= =我也是很服我自己了= =


小破车


是很雷的车,你们不要对我抱有期待(。)

我发现我不太会用这个东西= =没有找到编辑的地方……如果有错别字什么的就忍受一下吧……


一夜惊喜

皮水

ABO

有Mpreg情节

Beta主席和Beta水

熟悉的味道,一如既往的雷(。)


7 爱是一道(绿)光

 

杰拉德背着包匆匆忙忙跑到停车场,还没来得及掏出电话联系费尔南多,就听见刺耳的刹车声停止在他身后。他的国家队老朋友开着低调的黑色吉普车铁青着脸凶神恶煞坐在驾驶座上,冲着他大力地摁了几下喇叭又闪了好几次远光灯。杰拉德顾不上指责对方不遵守交通规则,捂着自己被刺得想要流眼泪的眼睛赶忙跳上车,才来得及把安全带扣好,费尔南多一脚油门踩下去,惯性扯得他整个人一激灵。

“SESE怎么样?”

“挺好一人,年纪轻轻被人搞大了肚子,快生了,老公还出去鬼混把他丢在家里,还能怎么样?哦对,还没结婚呢,不是老公,是男朋友。”

“我是有工作才回俱乐部的……”

“什么工作比自己伴侣还有孩子还重要啊?”费尔南多一个急转弯兜上马路,清晨的马德里还在沉睡之中,他朝杰拉德飞去一个锋利眼刀,半点犹豫都没有闯了个红灯,“罚款算你的。上了报纸头条你去开发布会解释。”

“算我的算我的都算我的。你专心开车,别再骂我了。我不着急吗?到家了随SESE怎么骂我。”

他还有功夫骂你?我出门来接你时候他叫得都快把屋顶掀翻了。费尔南多挺想直接这么说,但杰拉德脸色也难看得很,他死死拽着安全带腰板笔直把自己黏在座位上,像是费了十二分力气才能忍住被随时拉开车门跳下去直接疯跑回家。费尔南多先前接到塞尔吉奥的电话听那倒霉朋友叫他去帮忙说自己好像要生了的时候愤怒慌张终于缓过去一些。说到底他再着急,能有杰拉德皮克着急吗?

费尔南多闷着头把车开回家,只觉得自己才踩下去刹车,杰拉德就脚不着地窜了下去跑进了屋子里。他慌急忙张停好了车也跑进门。到上了二楼停在塞尔吉奥的卧室前,却只看见杰拉德傻愣愣地杵在原地。

“你站在这儿干嘛?怕见血?还不进去陪SESE?”

“哟,费尔南多也过来了。”

费尔南多闻声看过去,大名鼎鼎的葡萄牙足球巨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正抱着一个白色包裹,露出圣母玛利亚一般的笑容慈爱地看着他们,又低头看看自己抱着的小包裹,喜气洋洋地朝大家展示道,“快来看看我的宝贝心肝,我的克里斯蒂娜。感谢SESE,克里斯蒂娜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小姑娘。”

杰拉德抻着脖子使劲去看克里斯蒂亚诺抱在手里的小婴儿,看了半天没瞧出什么眉目,只觉得小婴儿的皮肤皱巴巴的,黑乎乎的。

黑乎乎的……

杰拉德铁青着脸转头去看费尔南多,“我听错了吗?我走错片场了吗?他刚才说是他的克里斯蒂娜?”

费尔南多僵着脸点点头,“好像是说了?额Geri,我怎么觉得你的脸……好像有点绿……”

老子当然要绿了!

杰拉德一蹦三尺高,哐当一下撞着了什么东西,痛得他没忍住哼唧了一声。有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来,杰拉德勉强抬起眼皮子,看见一张写着关怀的漂亮脸蛋放大在眼前,他呆了一下,不禁问自己,“我女儿长这么大了?”而后又很快清醒过来,看清了来者的整个一声打扮,是个空姐。

空姐微笑着替他收起了桌板,“先生,飞机马上要降落了哦。请您系好安全带……”

杰拉德后知后觉,回忆起来他是在巴塞罗那去马德拉的航班上。他沉重地点点头,长舒一口气。

 

 

塞尔吉奥窝在沙发上满脸嫌弃地整理着他那群爱心爆棚的队友们给他送来的婴儿服装,克里斯蒂亚诺坐在旁边,忍辱负重,拿了一盘刚切好的甜瓜递给塞尔吉奥,一边说,“就这么决定了,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就是干爹。”

塞尔吉奥翻了翻眼睛,“你怎么还没打消这个念头?还有,卢卡和Marce也和我提了,你该去和他们商量。”

“他们居然背着我和你提了这件事情?谁给他们的勇气?”克里斯蒂亚诺握紧了拳头满脸荒唐神色,“他们这是犯规你懂吧。我们有规则,训练的时候,我们说好比任意球来着,踢十次,进球多的人才能当孩子的干爹。我们找了凯洛尔帮忙,而我赢了,显而易见。所以我是孩子名正言顺的干爹!”

“……”

塞尔吉奥看着满脸写着“夸我”的克里斯蒂亚诺,最终只接过了瓜,没有说话。

克里斯蒂亚诺自动把这沉默和同意划上等号。他也吃了块瓜,并且没有战胜自己的好奇心,挑了一块塞尔吉奥专属的上面浇了美乃滋的甜瓜。才嚼了两口,克里斯蒂亚诺就露出了被命运扼住了喉咙的沉痛表情,他从沙发上跳起来,满屋子团团转,找垃圾桶未果,最后冲进了厨房把甜瓜吐了干净。重新出现之后,他一脸心有余悸,抱着矿泉水坐到了另一条沙发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塞尔吉奥三下五除二把一盘甜瓜吃了个干净。

“怀孕真可怕……”

“你说什么?”

克里斯蒂亚诺给自己的嘴拉上了拉链,做出无辜的表情恶意卖萌摇了摇头。塞尔吉奥懒得和他争执,继续去整理那堆小衣服。克里斯蒂亚诺鄙视地看了看被扒拉到一边的看着像威尔士齐天大圣喜欢的小号线衫,突然福临心至,对塞尔吉奥说,“我觉得是时候了,CR7该进军童装领域了。克里斯蒂娜可以当我的专属小模特,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这么晚了你应该回自己家了。”

杰拉德冷酷地突然从克里斯蒂亚诺背后冒头,葡萄牙人被吓了一跳,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你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才到?”

“我看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杰拉德扔掉了包拨开花花绿绿的小衣服坐到塞尔吉奥身边,顶着一张胡子拉渣黑眼圈挂到下巴的疲惫的脸扯出一个2000瓦白炽灯那么敞亮的傻乎乎的笑容,摸了摸塞尔吉奥的肚子,又亲了亲塞尔吉奥的脸颊。

克里斯蒂亚诺不堪忍受露出牙疼表情,“我这就走,这就走。用不着赶我,我一点也不想看你们两个互诉衷肠,一点也不想,上帝替我作证。”

“不送。”杰拉德继续顶着晚娘脸瞧着葡萄牙人。

克里斯蒂亚诺拍拍屁股就要溜之大吉。他原本觉得塞尔吉奥嗜甜的毛病越来越严重,连家里的空气都是甜齁甜齁的,这一刻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这地儿其实充满了酸臭味道。他抄起手包就走,到了大门口又停下来,同塞尔吉奥挤挤眼睛,叮嘱道,“SESE,别忘了,孩子的干爹是我。”

“你自己去生个孩子玩!别打我女儿主意!”杰拉德像只老母鸡一般扑扇着翅膀赶人,等到葡萄牙人彻底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才放松下来,又去摸塞尔吉奥的肚子。

那感觉叫塞尔吉奥别扭极了,他勉强忍了一会儿,见这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样子,忍不住上手把杰拉德推开了。

“别啊。再让我摸摸我女儿。”

“也可能是你儿子……”

“也行。反正都是我的小宝贝。”

他的语气肉麻极了,激得塞尔吉奥的胳膊上爬满了鸡皮疙瘩,“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我觉得这样不行,你看我们还是一起搬去巴塞罗那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是不愿意两头跑。可我不能一直待在你身边,我总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万一你哪里不舒服,我又不在,你队友倒是住得挺近的,但他们也不可能一直都能来帮忙啊。我真想把自己打一顿。”

“你不用把自己打一顿,以后我们俩上床的时候,戴套就行了,或者以后都我来搞你……”

杰拉德不理塞尔吉奥的回答,继续碎碎念,“我做了个梦。梦到你要生了,我从巴塞罗那赶回来,被费尔南多骂了一路。好不容易到家,克里斯抱着我女儿不撒手,说那是他的心肝宝贝小甜心。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你一定得搬去巴塞罗那……”

“你这是什么梦啊?”

“我很严肃好不好!你在笑什么啊?”

塞尔吉奥试图憋住笑,可杰拉德完全不能停下来,不停地叨念着他那个栩栩如生的梦,又开始详细地计划他们的搬家事宜,塞尔吉奥想要和他开个玩笑,但他很快发现杰拉德是认真的。他抓着塞尔吉奥不松手,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你得和我住到一起。我真的害怕SESE,我怕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照顾不好自己。我必须得时时刻刻看着你。”

我就算和你住到一起了,你也没办法时时刻刻陪着我。塞尔吉奥想着。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杰拉德的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呼噜着他短短的头发,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嗓音低声安慰道,“你别怕啊。只是个梦。你现在醒了。我不是好好的在你眼前嘛。”

“我想我每天睡觉起来你都在我眼前。”杰拉德抱着塞尔吉奥的腰无比认真地说。

哇。

塞尔吉奥愣愣地看着对方,他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声音幸灾乐祸地说,你完蛋了。

是的。我完蛋了。

塞尔吉奥想着,然后点了点头。


TBC




我有在认真练车……

但现在的情况是,车开了一半,开不下去了……

正文也卡住很久了……

不如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消失吧(。)